[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生财有道图库香港图库2,生肖卡2020年,刘伯温论坛,000435.com——寿阳县社会资讯网
网站首页 社会新闻 汽车资讯 科技前沿 金融新闻 大咖名流 热透新闻 军事新闻 星声星语 历史咨询 健康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海上劫案消失的“长胜”轮惨案
2022-01-03 08:11    来源: 未知      点击:

  1998年11月17日, 广东惠博轮船有限公司的员工一大早准时来上班。和往常一样,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公司出海的船只发送回来的信号,以确保他们的安全。

  就在这天,其中一个员工慌慌张张地给领导汇报说,公司的万吨散装轮“长胜号“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发回信号。惠博轮船有限公司高管一面让员工继续尝试和”长胜号“联系,另一面赶紧通知了国内和国际海事救援组织。接来下的十几天里,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广州,北京,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等海事搜救中心,派出了200多艘船只,进行了拉网式的海上搜索,但是依然没有找到谜一般消失的”长胜号“。今天来跟大家分享的这起案件被称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海上大劫案,也是广东省审判史上被判死刑犯最多的一起案件,”长胜号“国际海盗大劫案。

  1998年12月4日,这天风平浪静的,是个渔民们赶海的好日子。一大早,几百名渔民扬帆出海,一张张渔网下捕获的是希望,也是收获。一位在近海捕鱼的老渔民收网时,感觉这网今天格外的沉重,心中还暗自窃喜,以为是捞到了什么大家伙。可他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具几乎已经腐烂不堪的尸体。全身赤裸着,一直胳膊已经被大鱼吃掉了,尸体上还结结实实地捆着绳索和铁链。绳索的另一头吊着一块大石头。渔夫惊慌之下,颤抖着双手立刻报了警。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揭西、汕尾、惠东等地警局陆续接到渔民报案,他们在相邻的海域里分别打捞到了10具无名尸体。经法医鉴定,这十几具尸体都是”长胜“轮上的船员。

  ”长胜“轮的船东虽然是惠博公司,但这次出海的23名船员,都是向广州远洋运输公司雇请的。船上运有万吨煤渣。警方认为长胜号很有可能是遭到了海盗的劫持,随即成立大案侦破小组,案件代号9901. 可作案团伙究竟是谁?失踪的长胜号又在哪里呢?

  我们要把时间推回到1个多月前的1998年11月13日,长胜轮起航的那一天。

  上海宝钢码头。这天早上7点10分,一艘灰色的万吨巨轮,装着满满的煤渣,起航前往马来西亚巴生港。船头赫然写着两个大字”长胜“。”长胜“轮虽然是广东惠博公司所有,但是却挂着巴拿马的国旗。原因是巴拿马对船舶的注册,税收和出入境等,提供极大的优惠,因此很多轮船公司都到该国为船只注册。但是让船上的23名船员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可能正是因为这面巴拿马国旗,给他们引来了杀身之祸。

  三天之后,11月16日中午12点左右,当船只行驶到台湾海峡的时候,一群38人的海上强盗团伙从望远镜中发现了这艘挂着挂着巴拿马旗的黑色货船,远远望去,吃水很深。显然船上是载满货物的。海贼们觉得这些货一定能值不少钱,于是全速前进,靠近目标。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以为的值钱货,其实都是煤渣。这里先跟大家穿插介绍一下,犯罪团伙中的主要人物。

  翁泗亮,又名翁崇荣,男,1973年生,广东省汕尾市人,初中文化。翁泗亮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商人,而他做的这个生意有点特殊。是个人承包的缉私艇。90年代,各地走私活动泛滥,公安防不胜防。再加上光依靠警方人手有些不够。为了加强打击力度,汕尾当地警方曾经制定了临时性的政策,动员当地渔民积极参与打击走私活动。如果捕获了走私船只,渔民可以得到一部分的缉私费。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走私的货物价值1000万,那么渔民分个零头1%,也有10万块了。

  世代以捕鱼为生的渔民们,终日在海上辛劳,一年到头可能也赚不到10万块钱,更何况大点的货船价值可不止1000万。于是个人“承包”的缉私艇在警民联防的政策之下,便如雨后春笋一般蹭蹭地冒了出来。翁泗亮就是其中一个。他将原本捕鱼的木船换成了铁壳船,搞到了一个缉私牌照,就这样拥有了一个正规合法的缉私艇。短短不到几年时间,靠缉私,翁泗亮的家产就过百万了。90年代,一百万可算得上是一个天文数字了。但是,好景不长,1998年7月,国务院决定扩充缉私警察队伍。1999年上半年,当地警方发出通告,全部取消个人承包的缉私船。这相当于断了翁泗亮的财路,他当然不甘心。这时,二号人物登场。

  他名为索尼.韦,是一个印度尼西亚人,1973年生。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海员,人脉广,路子宽。精通普通话,英语等多门外语,还会闽南语,粤语等方言。可以说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索尼.韦之前坐过牢。出狱之后来到中国深圳,试图东山再起。特殊时代下,索尼.韦也注意到了民间缉私的生意。与渔民不同,索尼.韦没有自己的船。但是他想到,茫茫大海之上,参与缉私的渔民想要抓到走私船只,就必须要有可靠的情报来源。而他活络的人脉就恰巧可以帮助提供情报。1997年之前,他频繁地将自己得来的走私船只的信息,卖给缉私的渔民,从中获利。而这些信息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准确的。于是,索尼.韦卖情报的名声就打出来了。也是这样,他结识了干缉私生意的翁泗亮。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走私贩们也越来越狡猾。他们在出海之前,常常会放出来一些假消息,作为烟雾弹。翁泗亮花高价从索尼.韦那里买来的情报一次次的落空,两人的关系也变得有些紧张。

  再加上1999年,政策突变,民间缉私的生意算是集体泡汤了。整个产业链都被官方一棍子打死了,所有人不得不另谋出路。这时候,索尼.韦给翁泗亮提了个建议。不如我们就去公海找一些外国来往的货船,以警方缉私的名义将他们拦下。处理掉他们的船员,我们再派自己的水手上去,把船开回来,就跟警方说这是走私的货船,这样,咱们就能领一大笔缉私费了。实在不行,我有路子,把船上的货卖了也能挣不少钱呢。翁泗亮反应了一会儿,说到,你等会儿,你说的这不是缉私啊,是当海盗抢劫啊。索尼.韦,微微一笑,答道,亮哥,你管他是海盗,还是缉私,有钱赚不就行了吗?苍茫大海之上,少一两个人,还不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吗?翁泗亮考虑再三,同意了索尼.韦的提议。但是定了2点规矩,第一,绝对不能动中国的船。因为他们就在中国生活,动用了外国船只,国外警方来中国查案相对阻力较多。而且通过多年和边防海警打交道的经验,翁泗亮深知中国的警方没那么好对付。第二,不管是劫船或者是抛尸,行动的地点,都一定要在公海。因为公海内发生的案件一般会根据船只注册国的法律来判断有没有违法,取证和破案都较为困难。计划是订好了,但是这么大的盘,两个人肯定是玩不活的。索尼.韦从印尼,拉了一些他的马仔,同时也准备拉贾宏伟入伙。

  贾宏伟,1974年生,河南省南阳人,初中文化,曾经是一名军人。身高180,样貌堂堂。如果说翁泗亮和索尼.韦是事件的策划者,那么贾宏伟就是被他们利用,挡在前面的冲锋枪。退伍以后,20多岁的贾宏伟只身来到深圳闯荡。陌生的环境里,一开始处处碰壁,身上的钱越花越少,却还没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深圳的一家歌舞厅,看他体格健壮,招他来当保安。歌舞厅进进出出的人,鱼龙混杂,也是在那里,贾宏伟经朋友介绍认识了索尼.韦。索尼.韦只和贾宏伟说,他和朋友最近计划着出海,以边防武警的名义到海上缉私,需要一帮兄弟打下手,帮帮忙。贾宏伟重义气,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1998年11月中旬,就在翁泗亮和索尼.韦准备开干的时候,问题来了,翁泗亮的铁壳船缉私船出故障了。于是向自家亲戚黄达铭借了他的缉私铁壳船。出海之前黄达铭问翁泗亮这趟去干嘛去。翁泗亮说缉私啊。黄达铭说,你别扯了,现在上头查那么紧,民间缉私都不让干了,你骗谁呢!翁泗亮说道,你别管我干嘛了,事成之后,钱不会少你的!黄达铭一听有钱分,于是又派了自己手下两个弟兄去帮翁泗亮干这一票。也正是借船这一举动,为他们日后的被捕埋下了伏笔。

  就这样,索尼.韦和贾宏伟带着其他兄弟,共38人,开着铁壳船出海了。翁泗亮则留在岸上接应他们,负责联系买家。

  11月16日中午12点,驾驶舱里,索尼.韦举着望远镜全神贯注地搜寻猎物。突然,一条飘扬着巴拿马国旗的货轮,浮现在他的眼前,从船的吃水速度判断,这是一条“大鱼”。索尼.韦下令,朝向目标,全速前进。海贼们在甲板上集合,带好,穿上边防警服,准备跳上大船。当铁壳缉私艇靠近货轮时,索尼.韦一边打着旗语,一边用英语喊道,停船,接受检查,我们是中国边防警察。可货船似乎并没有停下的意思。索尼.韦提起冲锋枪,鸣枪示威。

  货轮被迫停驶的瞬间,船体划开海沟顿时形成了一个汹涌的漩涡。铁壳船被卷入漩涡,船头直捣货轮船底,前端立刻碎了。就在大家手忙脚乱的功夫, 海贼们竟然神奇地爬上了比铁壳船甲板高2米多的大货船。索尼.韦带领着几个印尼的弟兄们迅速占领了驾驶室,贾宏伟紧随其后。就在这时,手下一个兄弟匆匆跑来报告说,船上全部23名海员,都是中国人,而船上的货不是别的,是炼钢剩下的煤渣,一共1.4万吨。什么玩意儿?这船不是挂着巴拿马的旗帜吗?怎么船上都成中国人了?索尼.韦心想我们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合着劫来的都是煤渣啊?驾驶室的海员们向这些所谓的中国边防警察解释了这一切,还说这些煤渣是运往国外修公路的。海贼们现在想走已经来不及了,那艘缉私艇正在不断地进水。虽然不至于说马上下沉,但是全员再坐那艘船逃离,显然是不太现实了。

  索尼.韦骂骂咧咧吩咐手下的人把缉私艇上的那台半球对讲仪搬上来,他必须要和岸上的翁泗亮的联系。与此同时,贾宏伟到船舱巡视情况。可看到的却是手下的弟兄们正在疯狂地抢劫海员们的个人物品。所有海员都被戴上手铐,嘴巴上被贴了胶条。有的甚至被打伤,满脸是血。贾宏伟呵斥了手下们,说到,我们打的是边防缉私的旗号,你们这样乱抢乱拿,不是摆明了告诉他们我们在骗人吗?可这早已为时已晚,船上的海员早就意识到了,这群人分明就是海盗。

  另一边,不知道是半球对讲仪出了故障,还是海贼们不知该如何使用,捣鼓了半天,他们也没和岸上取得联系。茫茫公海之上,手机也没有信号。就这样干耗下去不是个办法。万吨货轮目标大,一旦被发现,这帮海贼插翅难逃。索尼.韦突然急中生智,吩咐贾宏伟带着兄弟们先把船的标记涂掉,换上新的标记,暂时掩人耳目。这也是为什么警方在海上搜索了多日,失踪都没有发现长胜号的原因。

  长胜号原本的海员们苦不堪言,白天,他们在枪口下被迫从事各自的本职工作。夜里,除了船长和两位年过花甲的厨师以外,所有人只能戴着手铐入眠。

  货船就这样在海上漂了好几天。第5天,厨师前来告急,说到船上的水和食物不多了。没办法,贾宏伟吩咐每人一天只吃一顿饭。烦躁,不安,无望的情绪开始在船上蔓延。7 天7 夜过去了,断水断粮。这样干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索尼.韦决定,返航,向大陆港口方向靠近。

  第9天,索尼.韦带在身上的手机突然有了信号。他终于拨通了岸上翁泗亮的电话。跟他说了海上的所有情况,包括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劫下的货不过是1.4万吨的煤渣。翁泗亮让他们原地待命,他会给货船找个买家,尽快接他们回去。翁泗亮找的这个买家叫罗杰。是一名自称在新加坡做生意的印尼人。他和罗杰能接得上头,事实上全靠索尼.韦牵线。索尼.韦称罗杰是他的老板。罗杰说他愿意以35万美金的价格买下长胜号,按当时的汇率折合成人民币有300万了,但条件是船上的人他不要。这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翁泗亮他们想买船的话,就要解决掉“长胜号”上的23名海员。

  11月24日,翁泗亮给索尼.韦去了一通电话,说到,“船往公海开,按计划行事。”此时,船上的气氛已经极其紧张了,不单单是行动受限的海员们,就连海贼们也一个个躁动不安。索尼.韦觉得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事。他没有听翁泗亮的吩咐把船开到公海。而是决定就地干掉船上所有长胜号海员。但是,这次跟着来的海贼们可能曾经做过打家劫舍的买卖,可没有一个人曾经真的杀过人的。

  11月24日夜里,索尼.韦召集大伙开会,以翁泗亮的名义,要求把船员全部杀掉。大伙大惊失色,吵成一团,但最终愿意杀人的占了多数。索尼.韦拿出冲锋枪说到,手上不愿沾血的兄弟,我今天只能对不住了。

  话音刚落,几名海贼将长胜号上的所有海员带上了甲板。一个个眼睛上都蒙着黑布。索尼抄起一根碗口粗的铁棍,对准船长的后脑勺,狠狠地砸了下去,给这场杀戮开了先河。然后,看着贾宏伟,示意该他动手了。贾宏伟也没杀过人啊。一个老家是河南的海员扑通一下就跪倒了,哭着喊道,伟哥,看在老乡的份儿上,放我一条活路吧。贾宏伟的手在剧烈地颤抖,再看看索尼手上拎的冲锋枪。今天如果他不动手,恐怕就要命丧于此了。贾宏伟举起手中的铁棍,一起一落之间,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没了。就这样所有的海贼动手杀人,有的负责抛尸。鲁荣渔2682号上的一幕,在长胜轮上又重演了。所有人从晚上11点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10点,解决了船上所有的海员。

  第二天,十几名从境外潜入的印尼水手,开着一艘小船前来接应,从海贼们手中接管了长胜号。海贼们坐上小船,拖着铁壳缉私艇,返回了岸上。不知道那帮印尼人对长胜号做了什么样的改装,也不知道罗杰是否把长胜号转卖他人,总之,这艘万吨轮就像鬼船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至今杳无音讯。

  那么这帮魔头是怎么被捕的呢?广东省由于改革开放,上个世纪末民间鱼龙混杂,治安相对较乱。警方在广东省各地都安插有一些自己的线人,以收集情报。从长胜轮失踪,到海上出现浮尸,不过短短大半个月。坊间也开始有传闻说,一伙曾经承包缉私艇的汕尾人,冒充边防人员在外海劫了一艘货轮。由于风浪太大,停靠时,缉私艇的船头撞到货轮上了。而这艘缉私艇的主人叫,黄达铭。

  1998年12月30日,专案组一小队警员从汕尾市出发,秘密前往福建省东山县东山港,查找那条“缉私艇”。在撞歪的船头上,取下了一些蹭上的油漆样本。经化验,油漆和长胜轮的油漆完全一致。1999年1月1日,警方包围了黄达铭的藏匿点,1月2日凌晨2点,还在睡梦中的黄达铭突然感觉身上压了一个人,睁眼一看,双手已经被铐上了手铐。

  黄达铭被捕后供出了翁泗亮和索尼等人。并且向警方求情说,自己完全没有参与,也不知情,只是把船借了出去。

  1月4日,警方通过手机定位信息,包围了贾宏伟在深圳的住所。但是刑警们收到情报,贾宏伟持有和子弹。以免打草惊蛇,警员们只能潜伏待命。1月5日,贾宏伟外出,去银行取钱。化装成银行职员和顾客的警员将其当场逮捕。由于急于立功保命,贾宏伟很快就交代了印尼主犯索尼的藏身地。

  1月5日晚,警方赶到索尼.韦藏身的深圳某公寓。索尼.韦持有,如果硬拼肯定会造成人员伤亡。因此警方故意切断了整栋公寓的电源,还让邻居出来喊,说保险丝断了。索尼.韦随即让其情妇出来换保险丝。情妇刚刚出门,就被警方捂住嘴拖到了一边。三个刑警手持79式冲锋枪,进屋一把将索尼.韦压倒在地。

  在同年1月8日和15日的两次特大行动中,另外7名涉案人员被捕。2月底,专案组大批警力追捕至黑龙江,云南,再次一举抓获18名涉案人员。

  案件主犯之一翁泗亮极为狡猾,在逃大半年,直到1999年8月15日才在广东省揭阳惠来县被捕。在审讯过程中警方发现,这伙人,实际上早已成为了海上抢劫的惯犯。

  在他们的第一次行动中截获了一艘名为“LOISHAN” (露易莎)的新加坡籍货轮。上面装有5000吨食用棕榈油。那次抢劫时,他们也是穿着边防警服,冒充缉私人员。先是将船员们关在底仓,后来由十几名印尼籍海盗将船开走。但是由于船主及时报案,导致海贼们无法销赃,只得弃船而去。大部分的货物都得以保全。

  第一次行动的失败,导致朱友旺与索尼和翁泗亮他们散了伙。不过事后,朱友旺依然为他抢劫露易莎号付出了刑事责任。在之后的两个月里,翁泗亮和索尼还出海过四次。索尼派贾宏伟从越南购买了大批和手雷,但是那时,他们还是不敢随便杀人的,只抢船上的货。奈何他们次次运气不好,抢到的都是水果,粮食之类的,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翁泗亮在每一次行动中只负责出钱和船,从来不会亲自出海。但是索尼则不同每一次都带人亲自出海,还提供销赃渠道,也就是之前咱们提到的索尼的老板罗杰。翁泗亮的交代说,第一次提出当海盗的人是索尼,提出劫船,杀人,抛尸方案的也是他。1998年11月前的几次出海都一无所获,翁泗亮每次的花销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他也不免埋怨索尼。这时,索尼说,下次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光所有船员,直接把船卖了,这样至少也能赚个几百万。可以说翁泗亮一步步走到今天,离不开索尼背后的蹿腾。

  1999年12月22日,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翁泗亮, 索尼.韦, 贾宏伟, 黄达铭等13人死刑。

  其余人根据案件参与程度不同有的人被判终身监禁,有的被判有期徒刑。一审宣判后,翁泗亮, 索尼.韦等16名被告表示不服,提出上诉。尤其是黄达铭,他坚持跟警方说,我可是什么都没干啊,我就借了个船而已。但是警方认为黄达铭事先是知情的,还派手下的人去协助翁泗亮等人作案。另外,黄达铭事后也确实参与了分赃。2000年1月10日,广东省高级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对13名主犯死刑的判决。同年1月28日上午,13人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震惊一时的,长胜轮大劫杀算是告一段落了。残忍被杀的船员们,最小的28岁,最大的55岁,他们有的是刚从海洋学院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农民家的儿子,有的成了家,孩子刚刚出生不久,有的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和顶梁柱。这23个家庭的伤痛不知何时才能被抚平,消失的万吨轮也不知何时能被寻回。

 推荐新闻
 酷图热图
 热点文章
Power by DedeCms